斯诺克大奖赛历届冠军
 《茅臺書畫》-西安恒豐酒文化有限公司主辦 大型月刊   西安恒豐酒文化有限公司
 
網站首頁    恒豐酒文化    茅臺書畫院    新聞資訊    茅臺資訊    紅星書畫院    書畫名家    名人與茅臺    產品銷售
畫展預告    總經理專欄    書畫院藏畫    茅臺書畫    茅臺文化    名家藏畫閣    書畫鑒賞    書畫與收藏    招賢納士
您的位置:首頁 - 茅臺資訊 - 名人與茅臺 - 正文
紅軍將士的茅臺酒情結(節錄)
發布者:本站 發布時間:2017/11/21 閱讀:4314次 來源:本站原創 雙擊自動滾屏

紅軍將士的茅臺酒情結(節錄)
  《紅軍長征在貴州史料選輯》(貴州社會科學編輯部、貴州省博物館編1983年出版)記載毛澤東的警衛員陳昌奉1964年12月談話:
  記得到了仁懷,主席開玩笑說:“到產酒的地方了,要喝酒的趕快喝。”主席的馬夫老于用個長竹筒把中間打通以后裝酒,抬著走,就像機關槍,這次數他帶的酒最多。那時到仁懷,群眾沒有怎樣走,因此可以大量的買到酒。主席還跟我們談到為什么茅臺酒有名的道理。

  《朱德和康克清》(中國青年出版社,1992年版)載:
  進入土城,果然見到商店里擺滿一缸缸的茅臺酒,正在傳達遵義會議精神的紅軍指揮員們,還愁沒法好好慶賀一番呢,這下可好了。
  進城之后,后勤供給部門的同志已經和店主、廠家辦好手續,抬來了酒。人們紛紛拿出小搪瓷碗、漱口缸,舀出甘醇清香的茅臺酒,咕咚咕咚地喝起來,連下酒的菜也不要。有些人還聚攏在一起劃起拳來。拳令都是現編的:“一定勝利”、“雙搶兵倒大霉”等等,像過年一樣熱鬧。
  朱德盡管軍務繁忙,仍然抽空到戰士中間去熱鬧一番。他舉起碗向干部戰士祝賀、問候,指戰員們也由衷地向自己的總司令敬酒。不過康克清看到,朱德并不貪杯,總是不喝,為了不拂部下的真誠好意,也只是略微抿一點。他肩上的擔子重啊!遵義會議后,他仍然負責指揮部隊,和周恩來一起,協助毛澤東負責軍事指揮工作。
  的確,這時候的紅軍,雖然來到了赤水河邊的土城,可是并沒有完全脫離險境,擺在面前的形勢還是很嚴重,很險惡。就在紅軍開進土城,剛剛安頓好時,前面的紅一軍團就與敵人接上了火。總部正組織部隊增援,后邊又響起了槍炮聲。離土城八九里路的山嶺上,敵人拼命向紅軍陣地攻來,而且援兵源源而至。山頭上的敵人越打越多,紅軍的彈藥則越打越少,人員傷亡的數量很大。朱德命令三軍團、五軍團和干部團,迂回殲滅敵人。這樣做的目的,是想集中兵力打擊川敵主力,消滅他兩三個團,然后渡赤水河。戰斗打響后,才知道敵人兵力比原來了解到的多得多。敵情發生了變化,尾迫的川軍一部又咬住不放。在嚴重的敵情面前,總部決定一軍團和三軍團迅速回師土城,會同五軍團,重創敵人的一部分,解決“后顧之憂”,贏得時間,再定大計。這一仗打好了,可以打亂蔣介石的如意算盤,保證紅軍渡過赤水河。
  在總部的屋子里確定這一作戰方針后,朱德對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等人說:“打好這一仗,就走活了一盤險棋,我到前線去一趟。”
  朱德要親臨前線指揮,在場的人目光一齊落到他的身上,眼睛里流露出信任、敬佩和擔心。人們相信他的指揮才能,他去了,一定能率領部隊實現總部的戰略意圖。可是,他畢竟是在場的人中年齡最大的一個,已經年過半百,何況第一線又是那么危險啊!大家的心里都很矛盾,看著毛澤東,等著他的決定。
  毛澤東沒有說話,大口大口地抽煙,抽完一支,又接上一支,既不點頭,也不搖頭。他也在凝思啊!越是手中握有重權,越是不能輕易下定決心。
  朱德也在看著毛澤東,等著他表示態度,可是久久聽不到他說話。朱德知道毛澤東也在為自己的安全擔心,就把帽子摘下來,拿在手里說:
  “得咯,老伙計,不要光考慮我個人的安全,只要紅軍勝利,只要遵義會議能開出新天地,區區一個朱德又何足惜,敵人的子彈是打不中朱德的!”
  毛澤東看著朱德花白的頭發和疲憊的面容,使勁扔掉手中的煙蒂,緩緩站起來,緊緊握住朱德的手,點了點頭:
  “好!我們舉行儀式,歡送你上火線!”
  晚上,朱德回到住室,將自己要到前邊去的消息告訴了康克清。
  康克清半天沒說話。她理解朱德的心情,更了解他在艱難危險的關鍵時刻總是挺身而出,不顧個人安危的品格。作為妻子,她能說什么呢?她支持朱德,當然也有點兒擔心,但只能囑咐他要注意保重身體,注意安全。
  果然,總部為朱德親上火線舉行了歡送儀式。上午,久雨初晴,天藍日麗,空氣清新,赤水河的浪濤聲陣陣傳來。等機關的人趕到土城街上的集合場地,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王稼祥、博古、徐特立、林伯渠等人早已經站在那里。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手中拿著一面三角彩旗,站在200多人的隊列的排頭。
  康克清和朱德走在一起。她很興奮,昨晚還準備歡送丈夫,今天也成了被歡送的人。早晨,朱德告訴她:“帶上一些人,跟我一起去吧。”
  她沒有問是誰決定的,是什么時候決定的。既能上前線,又能和丈夫在一起,對她來說,真是兩全其美啊!
  朱德身著灰棉軍衣,戴著灰色紅軍帽,腰束牛皮帶,別一枝小手槍,后背上一頂斗笠。他邁著大步,走得雄壯有力,陽光照著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豪情。
  這時,毛澤東立即從歡送隊伍的排頭走向排尾,一邊走一邊舉著手中的三角旗,領著眾人高呼:
  “歡送朱總司令上火線!”
  “消滅川軍,北上抗日!”
  “打勝仗創造新蘇區!”
  洪亮的口號,各色的小旗,更增添了雄壯、熱烈的氣氛。
  朱德快步走近毛澤東,兩雙手又緊緊地握在了一起。朱德很激動,連聲說:“不必興師動眾,不必興師動眾。禮重了!禮重了!”
  “理應如此,理應如此。大將出征,三軍歡呼嘛!祝總司令多打勝仗!多抓俘虜!”
  毛澤東說著,拉住朱德的手,走過夾道的隊伍,來到周恩來、張聞天、王稼祥等人面前。他們也熱情和朱德握手、祝賀,朱德邊和人們握手邊說:
  “有勞各位,謝謝大家的好意!”
  “拿酒來!”毛澤東向旁邊招招手。
  隨著這話,有人端過來幾個搪瓷缸子。毛澤東端起一只遞給朱德,然后又端起一只,周恩來、張聞天、王稼祥也各端起一只。
  毛澤東舉起搪瓷缸子,說:“茅臺酒是聞名世界的酒,用這聞名世界的酒為朱總司令送行,祝總司令打世界聞名的仗!”
  朱德端著缸子,半天沒說話。
  “總司令,喝得嗎?”毛澤東問。
  “喝得!喝得!”朱德連聲說:“這是‘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嘛!”
  毛澤東哈哈大笑起來:“將軍原來是詩人呀!”看著眼前的一切,康克清的心頭如春風拂過,多么親熱的場面啊!
  這時,毛澤東看著朱德問:
  “康克清不是也去嘛,她在哪里?”
  “在那里。”朱德指著康克清站立的地方說。
  “來來來!”毛澤東向康克清招手,“我也該敬你一杯!”
  康克清的臉頓時紅了。
  朱德忙說:“主席,軍情緊急,我該走了。”
  毛澤東似乎也覺得朱德應該趕快到前方去,就說:
  “好吧,凱旋之日再為你洗塵。”
  朱德后退兩步,扯扯衣角,立正向毛澤東、周恩來等人敬了一個莊重的軍禮。在人們的掌聲中,朱德、康克清和隨行的人奔向前線。

  《胡耀邦同我們在一起》(1997年《遵義黨史》第3期、第4期)載:
  接著,耀邦進入了沉思,向我們講述了長征的故事。他說:“長征時我還不到20歲,從江西出發,一路經風火吃敗仗。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紅軍和黨中央的領導地位之后,接連打了幾個大勝仗,有飯吃,有煙抽,有覺睡,但在你們魯班場沒打好,紅軍死了不少。”他感到很沉痛,但沒有說明這一仗打得不好的原因。后來我才從史料中得知那是一場狙擊敵人的戰斗,讓大部隊轉移茅臺、三渡赤水,任務完成后就撤走了。耀邦接著又說:“從魯班轉戰茅臺,到了茅臺酒的產地,大家都很高興,既暢飲茅臺酒,又紛紛用它揉腿擦腳。茅臺酒真有奇效,長途跋涉的疲勞一掃而光,我不會飲酒,在行軍途中,同志們的喝光了,我的那瓶還在。有的同志走不動了,我就倒點給他喝,他就有了精神,走起路來挺有勁,茅臺酒成了紅軍長征途中的靈丹妙藥。茅臺酒喝光了,大家抱著遺憾的心情拿著空瓶聞,舍不得甩掉。”耀邦一下子講了這么多,也許是累了吧!他停頓了一下,又繼續往下說:“你們茅臺酒是1915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獎的。我也正好生于1915年,我與你們茅臺有緣……”我們聽了耀邦有聲有色的敘述,樂得哈哈大笑。

  《聶榮臻回憶錄》(戰士出版社1983年版)載:
  我軍三月十日放棄遵義,軍委機關與野戰軍會合以后,于十六日攻占茅臺。在茅臺休息的時候,為了欣賞一下舉世聞名的茅臺酒,我和羅瑞卿兩個叫警衛員去買些來嘗嘗,酒剛買回來,敵機就來轟炸,于是我們就又趕緊轉移。隨后為擺脫追敵,我軍即在茅臺附近向西三渡赤水,再次向古藺方向開進,周薛兩敵在后緊追。在此緊迫之時,不意毛澤東同志指揮我們突然掉頭向東,三月二十一日于二郎灘、大平渡一線四渡赤水。(長征時任紅一軍團政治委員)

  《蕭勁光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1987年版)載:
  茅臺距仁懷約三十里。我們留下步兵連守衛仁懷縣城,帶領工兵連迅速趕到茅臺。在上干隊的掩護下,工兵連迅速把浮橋駕了起來。直到紅軍大隊人馬三渡赤水以后,我們才回到了干部團的戰斗序列。茅臺鎮很小,茅臺酒卻馳名中外。我們在茅臺駐扎了三天,我和一些同志去參觀了一家酒廠,有很大的酒池,還有一排排的酒桶。我們品嘗了這種名酒,芬香甘甜,沁人心肺,真是一種莫大的享受。有些同志還買了些用水壺裝著,留著在路上擦腳解乏。有的同志打趣說,要不是長征來到這里,這輩子哪能喝上茅臺酒呢!如果單憑這點,還得好好“謝謝”蔣介石呢!的確,我們一路上吃盡千言萬苦,但也品嘗過一些稀奇和有名的東西。(長征時任軍委干部團上干隊隊長)

  《憶長征》楊成武著(解放軍文藝出版社1982年5月版)載:
  遵義會議結束了“左”傾錯誤路線在黨中央的統治,被排斥在外的毛澤東同志重新回到黨中央領導崗位擔任中共中央軍委主席,正如遵義會議中指出的那樣:“在最危險的關頭挽救了黨。”從而在軍事上結束了自五次反“圍剿”以來的單純防御和退卻、逃跑路線。事實也證明了,遵義會議后,由于黨中央重新確立了正確路線,紅軍所向無敵,節節勝利。此后,我們又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攻打遵義之西的魯班場守敵,打了一夜,未徹底解決,又奉命轉移到茅臺鎮。著名的茅臺酒就產在這里。土豪家里壇壇罐罐都盛滿了茅臺酒。我們把從土豪家里沒收來的財物、糧食,除部隊留了一些外,全部分給了群眾。這時候,我們指戰員里會喝酒的都過足了癮,不會喝的也都裝上一壺,留下來洗腳活血,舒通筋骨。隨之,我們又奉命從這里涉過赤水河,奔赴古藺,之后,再轉回魯班場,在遵義之西,魯班場之東,打了一仗,消滅敵人后,又第四次跨過赤水河,南渡烏江,占領息烽,進逼貴陽。(長征時任紅一軍團二師四團政治委員)

  《王平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1992年10月版)載:
  部隊休息吃飯,彭軍團長獨自坐在路邊吃,我們幾個團干部蹲在道旁一棵樹下吃。彭軍團長看我們不理睬他,跚跚走過來,樂呵呵地風趣地說:“你們為什么吃東西還躲著我呀!”,他在路上批評我們那個嚴肅勁兒早已煙消云散了。我說:“你看啊,就這點辣椒和豆腐醬。”他的菜盒里面有點臘肉,遞過來招呼我們和他一塊吃。他一邊吃,一邊告訴我們明天部隊要向茅臺前進,總部的意思是要三渡赤水河,擺脫敵人的包圍。他還興致勃勃的講起了醇香味美馳名全世界的茅臺酒,講得有聲有色,有滋有味,使大家恨不得立即帶領隊伍奔往茅臺。第二天,紅三軍團乘夜經壇廠、兩路口,襲取仁懷縣城,推進到茅臺。茅臺鎮位于赤水河東岸,紅一軍團已經先從茅臺過去。我動員隊伍收集門板,連河邊的小廟也拆了,到赤水河搭浮橋。紅三軍團于十七日中午全部第三次渡過赤水河。(長征時任紅三軍第十一團政治處主任)

  《回憶錄》李志民著(解放軍出版社1993年8月版)載:
  這里,我想起一件有趣的事,那是一九三五年三月十五日紅三軍團準備三渡赤水的時候,那天晚上,我教導營同兄弟部隊一起撤出魯班場戰斗轉移到了茅臺鎮,鎮上的老百姓因受敵人欺騙、威脅都跑光了。有幾個戰士在鎮里找水井要提水做飯,無意中發現了存放茅臺酒的酒窖,打開酒窖的蓋子,聞得酒香四溢,芬芳撲鼻,便好奇地用茶缸子打出一缸喝了一口,真是清醇甘美,可是他們知道紅軍紀律是不準行軍中喝酒的,怕喝醉了誤事,遂將酒倒回了窖。這時,有個戰士想起白酒能舒筋活絡,連日行軍打仗兩條腿都跑得酸痛麻木,睡覺前用白酒擦擦腿腳,明天行軍肯定輕松得多,便舀起一茶缸帶回班里,大家用手指沾茅臺酒,揉搓小腿、腳板,熱乎乎得挺舒服,一個班的人一茶缸子酒怎么夠呢,他們又拿臉盆去裝酒,全班同志都來擦腳,這下子一傳十,十傳百,消息不脛而走,都拿茶缸、臉盆找酒窖去打茅臺酒,有的還把酒盛在臉盆里,輪流泡腳,相互按摩揉搓。我的警衛員不知從哪里得到這個消息,也悄悄地打了半盆茅臺酒來給我泡腳,我追問他:“酒哪里來的?”他把情況告訴我,我感到這樣不好,批評他違犯了群眾紀律,可是警衛員還滿不在乎地爭辯說:“酒窖到處有,像水井一樣,隨便打,兄弟部隊早用這個辦法泡腳了,你還批評我!”我看酒已經打來了,而且盛在臉盆里(當時臉盆有三用:洗臉、洗腳還盛飯菜),再倒回來反把酒窖弄臟了,只好寫張條子叫警衛員拿給供給處,請他們明天留幾塊銀元給酒坊老板作為賠償。接著,按警衛員教的辦法,先泡泡腳,再邊泡邊按摩揉搓,果然,這一夜腳暖烘烘的,睡了一個好覺,第二天走起路來輕輕松松舒服極了。建國后,每當宴會上飲茅臺酒的時候,我常回想起長征途中這段用茅臺酒泡腳的故事。(長征時任紅三軍教導營政治委員)

  《戰地春秋》潘振武著(解放軍出版社1984年12月版第90~93頁)載:
  長征路上還有酒喝?這的確是真有其事。那還是一個多月前,隊伍二渡赤水后,占領了茅臺。我們走在街上,只見一幢又高又闊的洋房,這就是出產茅臺酒的“成義老燒房”。酒廠的主人是當地頗有聲勢的反動豪紳,紅軍未來,早已聞風喪膽,逃之夭夭了。燒房里擺著一兩百個能裝二三十擔水的大酒缸,缸內盛滿了香味撲鼻的真正老牌茅臺酒。我在酒缸里舀了半茶缸子酒,還順手拿了三瓶散裝茅臺酒塞進了干糧袋。我本來不會喝酒,半缸子酒下肚,酒興發作,走起路來深一腳淺一腳,有點昏昏然了。是喝酒誤事,干糧袋里三瓶酒也迷迷糊糊送給了別人,到了宿營地再摸干糧袋,早已空空如也。(長征時任紅一軍團一師政治部敵軍工作科科長)

  《戎馬生涯的回憶》曾克林著(解放軍出版社1992年5月版)載:
  茅臺鎮是茅臺酒的故鄉,赤水河邊有好幾個酒廠和作坊。三月十五日前,紅一軍團教導營首先進入茅臺鎮,大家發現茅臺鎮大街小巷都是酒,加上長途行軍,十分疲勞,都想輕松一下,便紛紛用茅臺酒擦臉、洗頭、洗腳。由于茅臺酒能舒筋活血、消炎去腫,戰士們感到渾身痛快,美不可言。
  兩天后,大部隊來到茅臺鎮。周恩來副主席隨我們干部團到達后,見一些戰士在用酒擦腳、洗臉,十分生氣,連聲批評道:“真是糟蹋圣人……”他語重心長地說:“同志們,這是我們國家在美國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獲得金牌的貴州茅臺酒啊!”接著,他又講述茅臺酒的歷史。聽了周副主席批評,教導營的同志羞愧難言,立即糾正了錯誤做法。我們在茅臺鎮停留了三天,品嘗了久負盛名、沁人心肺的茅臺酒。臨走,后勤部門又籌款買了一批茅臺酒,每人發了兩、三瓶,從此我們把它珍藏在身邊,不得已時不拿出來喝,一直到過草地才喝完。(長征時任紅三軍團第十二團連政治指導員)

  《中國工農紅軍長征親歷記》熊伯濤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5月版)載:
  魯班場戰斗,軍團教導營擔任對仁懷及茅臺兩條大路的警戒。在這當中,除了偵察地形和進行軍事教育以外,時常打聽茅臺酒的消息——特別是沒收土豪財物時。但是所得到的答復常是“沒有”,雖然這里離茅臺只有五六十里。
  魯班場的戰斗未得手,已決定不繼續于敵對恃,撤向其他機動地區,與敵周旋。
  黃昏前軍團來了一封三個“十”字三個“圈”的飛送文件(是命令):“茅臺村于本日到侯(侯子擔部)敵一個連,教導營并指揮二師偵察連立即出發,限明日拂曉前占領茅臺村,并迅速找船只和架橋材料,準備于工兵連到后協同架橋。”
  可恨的天氣在黃昏時下起大雨來了。在對面看不見人的夜里,部隊仍是很緊張的前進。就是有些人打火把電筒,仍然免不了在上山下嶺的泥滑路中跌跤。“糟糕!跌倒了!哎喲!”“同志!不要緊,明天拿前面的茅臺酒來滋補一下!”同志們這樣互相安慰著。走了三十里左右,來了命令,一律禁止點火把打電筒,當然更是不斷又有跌倒的。
  大雨泥濘的黑夜,所有人員緊張地前進著,于拂曉前趕到了茅臺村附近。
  啪!啪!啪!槍聲響了。在到處汪、汪、汪的狗聲中,見到一個偵察連戰士向連長報告:“報告連長!前面已發現敵人的步哨,我們排長已將敵哨兵驅逐,并繼續猛追去了。”連長很莊嚴的說:“快去,要排長帶這一排人猛追,這兩排我立即帶著來。”
  連長親率后面兩個排,除派一班人占領茅臺后面有工事的陣地外,其余飛也似的突進街中,立即派一部搜索兩面房子,主力沿河急奔而下的追去了。
  追到十多里后,已消滅該敵之大部,俘虜人槍各數十和槍榴彈筒一具,并繳到茅臺酒數十瓶,我們毫無傷亡,戰士給了我一瓶,我立即開始喝茅臺酒了。
  此時教導營已在茅臺村搜查反動機關和搬運架橋材料,偵察連擔任對河下游的警戒。
  我們的學員和戰士在圓滿的勝利之后,在該地群眾的慰問中,個個都是興高采烈,見面就說:“喂!同志,喝茅臺酒啊!”
  “成義老燒房”是一座闊綽的西式房子,里面擺著每只可裝二十擔水的大口缸,裝滿異香撲鼻的真正茅臺酒。此外,封著口的酒缸,大約在一百缸以上,已經裝好瓶子的,約有幾千瓶。空瓶在后面院子內堆得像山一樣。
  “夠不夠你過癮的?今天真是你的世界了!”老黃帶詼諧和慶祝的語調向我笑著說。
  真奇怪,拿起茶缸喝了兩口,“哎呀!真好酒!”喝到三四五口以后,頭也暈了,再勉強喝兩口,到口內時,由于神經的命令,堅決拒絕入腹,因此除了鼓動其他人“喝啊”以外,再沒有能力和勇氣繼續喝下去了。
  很不甘心,睡幾分鐘又起來喝兩口,喝了幾次,甚至還跑到大酒缸邊去看了兩次。第二天出發,用衣服包著三瓶酒帶走了,小休息時,就揭開瓶子痛飲。不到一天,就在大家共同品嘗之下宣告完結了,一二天內隊伍里“茅臺”絕跡了。(長征時任紅一軍團教導營軍事教員)

  《坎坷的路》王耀南著(戰士出版社1983年6月版)載:
  浮橋修好后,中央和軍委的首長們通過時,毛澤東同志稱贊說:“工兵連有辦法。”并對身旁的其他首長說:“好,我們三渡赤水,把滇軍調出來就是勝利。”劉伯承同志接著插話說:“這一次工兵干得好,立功首先要給工兵連立一功。”朱總司令也接上話茬說:“成立工兵連時我就講了,工兵很重要,一千年以前就有了。工兵逢山開路,遇水架橋,這個任務很光榮,也是很艱巨。”聽了首長們的議論,我心里真是熱乎乎的。首長們過河后,進到一個小樹林子里休息。我送走首長正往回走,毛澤東同志的警衛員陳昌奉同志和周恩來同志的警衛員魏國祿同志同時來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小聲地說:“王連長,能不能弄點酒擦擦腳?”這兩個小鬼在長征開始前我就認識,我想,弄酒擦腳只是找個題目罷了,實際上是想喝兩口。但轉念一想,茅臺是馳名中外的茅臺酒的產地,好不容易來到這個地方,不該嘗一嘗嗎!何況一月下旬從遵義出發到現在已快兩個月,一路上作戰行軍,真是腳不停步,累得腰酸腿軟,買點酒擦擦腿腳,對驅趕疲勞和恢復體力都有好處哩!當時,工兵連就住在靠河灘的一個酒廠旁邊,聽說酒的價錢也不很貴。于是,我領著他倆一起來到酒廠買酒。酒沒有容器裝,我們就找了兩段碗口粗、半人來長的竹子,用燒紅的鐵條把中間的竹節捅開,上面再用玉米瓤子緊緊塞住。然后在竹筒里滿滿灌上酒,上面再用玉米瓢子緊緊塞住。當我按時價把四塊白花花的銀元遞給酒廠老板時,他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一股勁兒地說:“軍隊嘛,這么點酒還給錢。我活了四十來歲,還是第一次見到啊!”
  我們把竹筒扛回小樹林的時候,首長們正圍在一棵大黃桷樹下研究部隊下一步的行動,地上還攤著一張大比例尺軍用地圖。毛澤東同志見我們走來,問:“你們扛的么子?”陳昌奉同志回答說:“王連長弄了點酒,給擦擦腿腳,驅趕疲勞。”毛澤東同志笑了笑說:“茅臺是出名酒的地方。不過,都擦腳太可惜了。”接著又問我:“橋架得怎樣了?”我說:“為了防止敵人飛機炸壞鐵索橋,影響部隊行動,正組織力量在朱砂堡和觀音寺兩個渡口架橋,都快架好了。”毛澤東同志聽了后,點了點頭,說,“好!要爭取時間。敵人飛機要再來,叫防空連打幾發子彈,嚇唬嚇唬也好。”然后,他轉頭對劉伯承同志說:“總參謀長,把那個事給他講講。”原來,敵人被紅軍牽著鼻子轉悠了近兩個月,現在已經麇集到黔西北的一個狹窄地區。毛澤東同志發現擺脫敵人的時機已到,決定在茅臺渡過赤水、把敵人再西引至川南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向東渡赤水,折返貴州,然后直插云南,徹底甩掉敵人。劉伯承同志首先問我:“你知道太平渡、二郎灘架的橋還在不?”我說:“據了解,還在。”劉伯承同志聽了后,交代說:“那好。你趕快派幾個得力的人,每人帶兩條短槍,多帶手榴彈,到太平渡、二郎灘去一下。如果橋還在,留幾個人把橋看起來。并把情況向我報告。”回到橋頭后,我立即派一排長張景富同志帶了六七個老戰士,騎馬到太平渡。二朗灘去偵察。不到半天,張富同志派人回來向我報告說:“國民黨軍隊還沒有到那里,地主武裝也不敢動,老百姓自己把橋看起來了。橋都是好好的。”我把偵察了解的情況向劉伯承總參謀長匯報后,他聽了非常高興,連聲說:“好!好!好!”他還交代,要我帶上幾十個人插小路趕到兩個渡口,對幾座浮橋全面檢修一下。對這個突然的行動,我當時也弄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因為是軍事秘密,想問又不敢問。回來后,我遵照劉伯承同志的指示,把工兵連一分兩半,一部分同志留在茅臺渡口維護浮橋,一部分同志由我帶領向太平坡、二郎灘趕去。
  在此同時,紅軍主力源源不斷通過浮橋向西開進。從三月十六日晨到十七日中午僅一天半時間,紅軍部隊就全部在茅臺渡過赤水河,重新進入川南的古藺地區。(長征時任中革軍委作戰科科員兼軍委工兵營營長)

  《回憶錄》耿飚著(解放軍出版社1991年7月版)載:
  紅一方面軍再克遵義后,得到了較好的補充和休整。當時已是春天,正是“春城無處不飛花”的季節,我的瘧疾已經完全康復。部隊由于連打勝仗,士氣高昂。三月十日,我軍主動放棄遵義,向西北迎擊來犯的周渾元部。
  本來據各路偵察員報告,周渾元部有向我進攻的企圖,我軍想乘機在運動中將其殲滅。但周渾元與紅軍作戰日久,深知輕舉妄動的后果,只是虛晃一槍,便縮在仁懷(即茅臺)至魯班場一線,呼叫南線的薛岳部前來合圍。我軍即靈活地改變戰略,于十六日攻占仁懷。這里是舉世聞名的茅臺酒產地,到處是燒鍋酒坊,空氣里彌漫著一陣陣醇酒的醬香,盡管戎馬倥傯,指戰員們還是向老鄉買來茅臺酒,會喝酒的細細品嘗,不會喝的便裝在水壺里,行軍中用來擦腿搓腳,舒筋活血。(長征時任紅一軍團第二師四團團長)

  《長征回憶錄》成仿吾著(人民出版社1977年10月版)載:
  茅臺鎮是茅臺名酒的家鄉,緊靠赤水河邊有好幾個酒廠與作坊。政治部出了布告,不讓進入這些私人企業,門都關著。大家從門縫往里看,見有一些很大的木桶與成排的水缸。酒香撲鼻而來,熏人欲醉。地主豪紳家都有很多大缸盛著茅臺酒,有的還密封著,大概是多年的陳酒。我們有些人本來喜歡喝幾杯,但因軍情緊急,不敢多飲,主要是弄來擦腳,恢復行路的疲勞,而茅臺酒擦腳確有奇效,大家莫不稱贊。(長征時任中央黨校政治教員)

  《戰略騎兵的足跡》林偉著(戰士出版社出版1983年10月版)載:
  今晨三時許,我軍團始抵茅臺鎮。這是黔北著名的重鎮,靠赤水河東岸,赤水河流入合江縣的長江口,是一個商業市鎮。茅臺酒,是以這里的清泉水釀出,用大水缸埋在地下,裝在外表很難看的小陶瓷罐子里,每瓶有一磅半,潔凈清新,比白干酒好,它曾在巴拿馬賽會上被譽為世界名酒。茅臺(鎮)前天為我一軍團教導營占領,兩天有數萬人馬經過這里。現在紅一方面軍又在這個交差點上會合了,當我們到達此地時,中央機關也抵達這里,見到了朱總司令、劉參謀長等首長們。軍團司令部就駐在這所巨大的酒店里,我們沒收了很多茅臺酒,會喝酒的同志就大喝起這個聞名世界的好酒,弄到滿房子酒香撲鼻。拂曉后,我七團及高射機槍連進入了向仁懷方向的陣地,掩護大軍通過茅臺。有的從這里擺渡過去,有的沿河北進,部隊密集的地區分成好幾路前進。我們上到三層屋頂上觀看,各路大軍正分路向各地蠕動著。在戰爭的歲月里,久經鏖戰的紅一方面軍各軍團,今天全軍又會師于茅臺鎮,這里應該成為著名之地,待來日全國蘇維埃勝利之后,回顧今日,該有多少風趣。我雖然不會喝酒,因為茅臺酒是全國好酒,同時又有這樣難得的機緣,遠離家鄉一萬里,來到祖國的西陲,實為難得,也用磁缸子盛了半缸,與郭輝勉、黃魁等參謀一起舉缸,為蘇維埃勝利而歡。無敵的紅軍,飽嘗艱辛,為祖國勞動人民殺出一條血路。賣國賊蔣匪,雖然暫時還仗著德、日、美、英、法帝國主義的幫助,猖狂的屠殺人民,但是紅軍有著全國勞動人民的支持,最后勝利一定屬于我們。我就在這座三層曬臺上寫下了這段日記。下午三時許,敵機五架來擾,有一架轟炸機在茅臺鎮附近低飛時,被我三軍團高射連擊中起火燃燒,墮入河西遠處敵軍地區。(長征時任師參謀處書記、軍秘書科股長)

  《王稼祥年譜》(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年12月版)載:
  1935年3月16日,紅軍在茅臺及其附近地區西渡赤水(三渡赤水),向古藺、敘永方向前進。軍委縱隊警衛營機槍連在茅臺附近蜿蜒的山路上繼續前進時,正遇三架敵機在上空盤旋,當場打落一架,其余兩架逃竄。晚上,王稼祥委托總政組織部、宣傳部四位同志到機槍連宿營地慰問。十七日上午,王稼祥在行軍途中遇到機槍連的隊列,當場停下來,對全連指戰員表示祝賀,鼓勵他們再立大功。(長征時任紅軍總政治部主任)

  《革命回憶錄》張云龍著人民出版社1984年9月版載:
  遵義會議后,我們終于結束了自第五次反“圍剿”以來的單純防御的軍事上的錯誤指揮,恢復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正確指揮,采取積極主動的戰略方針,機動靈活的運動戰。扎西整編后,機關精干了,隊伍加強了,斗志昂揚,士氣高漲。在經貴陽、昆明附近,跨過金沙江、大渡河,奔向川西的懋功,同紅四方面軍匯師之前,為了避開強敵,尋殲弱敵,我們曾經四渡赤水、二進遵義,繞了幾個大圈子。就是在繞圈子的過程中,我們不僅大量殲滅了國民黨中央軍和湘、川、黔、滇等地方軍閥隊伍,而且還有幸飽嘗了世界聞名的貴州特產——茅臺美酒、云南特產——宣威火腿。
  因為當時的茅臺釀酒公司和宣威火腿公司,均屬官僚資本,都是“沒收充公”和“開倉濟貧”的對象,所以,隊伍和老百姓都受益不小。
  國民黨的《中央日報》,當時曾就此事大肆污蔑我們,黃炎培老先生卻仗義執言,為此還曾寫過一首《茅臺詩》,詩曰:
  相傳有客過茅臺,釀酒池中洗腳來。是真是假吾不管,天寒且飲二三杯。
  陳毅同志于一九五二年,在南京以茅臺酒為黃炎培先生設宴時,席間也即興賦詩,和了兩首《茅臺詩》,詩曰:
                      (一)
  金陵重逢飲茅臺,萬里長征“洗腳”來。深謝詩意傳韻事,雪壓江南飲一杯
                      (二)
  金陵重逢飲茅臺,為有嘉賓冒雪來。服務人民數十載,共慶勝利飲一杯。
  黃炎培興趣盎然,又即席和了一首:
  萬人血淚雨花臺,滄海桑田客去來。消滅江山龍虎氣,為民服務共一杯。
  黃老先生詩中所說的“相傳有客過茅臺”的敬如賓“客”,就有我們紅三軍團。我記得,部隊還沒有進茅臺鎮,遠遠地就先聞到了酒香,越走酒香越濃,待到進了茅臺鎮,就更是酒香四溢嗅之欲醉了。當時,也頗有不少人,喝了個酩酊大醉,但是,我倒不記得曾經看到過什么“釀酒池”。我們在茅臺鎮所看到的,乃是排列得就像受閱方隊那樣整整齊齊的、一片一片的、很高很大的釀酒缸,每個缸都有一、兩抱粗,半人來高,口小肚子大。沒有人在什么釀酒池中洗腳。不過,我們確實是用茅臺酒擦過受了傷的腳。現在看來,自然是一種極大的浪費,但在當時,倒是茅臺酒的一項極大的功勞,紅軍醫務人員的一種“重大的發明”呢!開始時,紅軍指戰員們自然是舍不得用茅臺酒洗傷口、消毒、擦,但是醫務人員強調:這是出于革命人道主義的考慮,也是為了勝利的需要。
  于是,衛生員們久已空空如也的藥用酒精盛具,統統裝滿了清香濃郁的茅臺名酒;指戰員們的軍用水壺,也統統裝滿了茅臺酒。此后,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以茅臺酒代藥用酒精,在救死扶傷、祛寒治病中大顯神威。應該說,茅臺酒對兩萬五千里長征是作出了巨大貢獻的。對茅臺酒來說,這也算是一段光榮的“革命歷史”,可以稱之為茅臺酒的“光輝的戰斗歷程”吧!(長征時任紅三軍團保衛局偵察科科長)

  《羅元發將軍回憶錄》光明日報出版社2001年版載:
  為進一步迷惑、調動敵人,在運動中尋機殲敵,毛主席率領紅軍突然北進,于1935年3月16日清晨至17日正午,經茅臺第三次渡過赤水河,再入川南,佯作北渡長江姿態。坐鎮重慶的蔣介石大感意外,他以為我軍又要北渡長江,便慌忙重新部署,嚴令北面的川軍在川南加強防堵,急調川、黔、湘三省軍閥部隊及吳奇偉、周渾元部向我逼近,令滇軍從畢節北上截擊,企圖再次對我合圍,聚殲我軍于長江南岸。毛主席審時度勢,為進一步造成敵人的錯覺,令一支部隊偽裝主力繼續向川南古藺、敘永方向前進,我軍主力則以秘密神速的行動,回師東進,突然折回貴州。于3月21日晚至22日拂曉,一夜之間在二郎灘、太平渡第四次渡過赤水河。然后調頭南下,于數十萬敵軍的間隙中穿插急進,越過鴨溪、楓香壩之間的碉堡封鎖線,大踏步前進,直達烏江北岸。3月31日,我軍除留九軍團在烏江北岸偽裝主力大造聲勢,迷惑、牽制敵人外,主力則乘虛突破烏江天險,把敵人全部甩在烏江以北,從而取得了戰略上的主動權,為勝利渡過金沙江進入川西北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當我軍經過茅臺地區時,繳獲很多茅臺酒。有的戰士喝了酒,有的戰士不會喝,便把茅臺酒當泡腳水。有人提醒他說:“你真是土包子,茅臺酒是好酒呀,不能泡腳呀!”后來我們才知道,這些酒真是最好的酒,這些酒廠是大地主和當地土軍閥開的,屬于官辦的。現在一瓶茅臺酒賣幾百元,想起當年的情景真是可笑。(長征中任三軍團第五師十五團政治委員)

  《硝煙歲月》覃應機著(中共黨史出版社1991年11月版)載:
  桐遵戰役之后,上級命我偵察連為先頭部隊,向茅臺鎮方向偵察前進,相機占領茅臺渡口,然后掩護工兵架設浮橋,以備部隊從茅臺渡過赤水河(就是三渡赤水),甩開尾追的敵人。我連接到命令后,當晚立即出發,拂曉前趕到茅臺,進駐了茅臺鎮,駐守茅臺的國民黨民團早已望風而逃。
  茅臺鎮坐落在寒婆嶺的一面坡上,赤水河從山坡下流過,鎮上幾乎全是低矮的茅棚,居民絕大多數是衣衫襤褸的窮人。想不到在1915年巴拿馬國際博覽會上曾經榮獲金質獎的茅臺酒,竟出產于這樣的窮鄉僻壤之地!
  我們住在鎮上山窩里的一家造酒作坊的老板家里。早晨,我和韋杰察看了鎮內外的地形之后,正走到街上,向幾位老人詢問鎮里的民情,通信員跑來報告:在一家酒窖里,發現了滿滿一窖茅臺酒,司務長請示怎樣處置?我對韋杰說:“走,看看去!”便邀上幾位老人一起走。
  才走到酒房門口,就覺得異香撲鼻。走進房里,燈光之下,但見半人高的大圓缸一個挨一個,滿滿一屋,少說也有四五十缸,缸蓋都密封著,只有靠近門口邊的一個酒壇蓋子被打開了,酒香就是從那里飄溢出來的。
  我們向老人們了解這家酒房的情況,問哪些是新酒,哪些是陳酒。老人們給我和韋杰一一指點。隨后我們吩咐司務長,那一缸原先已經打開了的酒誰也不準喝,把它分給大家,用來擦擦身子,泡泡腳,好松松筋骨。另外新打開一缸陳酒給大家喝,但不能喝醉。喝不完,還可以用水壺裝上一些帶走,其他的保護起來,不準動。同時,我對司務長說,我們的政策是保護工商業者,拿酒要付錢,你先把我們現有的錢拿出來,不夠就打條子。
  發現了酒房以后不久,鎮上老百姓又引我們找到另外兩個酒房。我們像對那家酒房一樣也將它們保護起來,并且對替老板看管作坊的人說:“我們買賣公平,你們不要害怕。”使他們放心。
  上午這一餐,炊事班給大伙加了菜。菜香加酒香,吃飯的時候十分熱鬧,會喝酒的喝了,不會喝的也嘗了。我和韋杰當時都不會喝酒,也都嘗了幾口。大家你幫我,我幫你,用酒來擦身子,又都泡了泡腳,然后躺下休息了一會。起來時,大家都頓覺神清氣爽,腰腿靈便了許多。
  下午,渡口的浮橋還未架通,我連就奉命先行乘船過河去執行新的偵察任務。臨走之前,我交代司務長把那兩缸茅臺酒移交給后面來的部隊。
  1987年9月我重訪茅臺鎮,仁懷縣政協副主席86歲的周夢生老先生陪我前往。周老先生是當地人,紅軍長征過茅臺鎮時,他正在仁懷縣中樞鎮兩級小學當校長。由于對紅軍早有所聞,知道紅軍保護貧苦百姓,尊重知識分子,因此紅軍過來時,他沒有躲避,一直留在鎮上。我問他:“記得部隊到茅臺時,我們連隊住的是一處山窩,那里街一片茅棚,是一家造酒的作坊。周老可知道有這樣一個地方?”周老忙說:“有這個地方,那是當年華家的作坊。那時茅臺鎮上有三家造酒作坊,除了華家,還有王家和賴家。我們可以去看看。”
  到了茅臺鎮,周老引我們到了那一處山窩,那里果然是我記憶中的那個地方,只是茅棚沒有了,山窩也已被人們填平,蓋起了新房屋。房屋門檐上寫著“茅酒老窖”四個字。這是現在茅臺酒廠的庫房。周老告訴我:“這里就是當年華家的酒窖,曾經發生過紅軍沽酒的故事……”說來就有那么巧,這故事的前半段,正是當年我們偵察連的經歷;后半段,是我連司務長把酒移交給后續部隊以后的事。周老說:“后來,這三家酒房的酒陸續給過路的紅軍沽盡了。紅軍過去以后,老板回到家來,看到酒房的酒缸都空了,很是傷心,但有人告訴他,缸里有銀洋,他忙取了出來,數一數,正好是這缸酒的價錢。老板一缸一缸看去,每一個缸里都有一包銀洋,立刻變得又驚又喜,滿眼淚花。另兩家老板回到家里,房里的酒缸也空了,但他們有的也找到了銀洋,有的拿到替他們看管作坊的人交來的光洋和借條。”
  周老先生知道我是紅軍長征中的一員,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我恰恰就是當年沽酒的紅軍中的一個。我告訴他的時候,樂得他抓住我的手不放,連說:“幸會!幸會!”(長征時任紅三軍團保衛局科員)

  夏洛特?索爾茲佰里
  《長征日記——中國史詩》1984年3月31日星期六
  上午我們又回到國際俱樂部,會見了長征時就參加工作的涂通今和孫益元兩位醫生。腳病是個大問題。許多戰士腳上長水皰和膿瘡。哈里森問道,我們聽說戰士用茅臺酒洗腳可真有其事?涂醫生說,他沒聽說過,不過人們習慣用酒和樟腦液洗腳來止痛消腫。孫醫生插話說,真有其事。他看到過戰士打開瓶子用白酒擦腳,好些酒流到地上,整個鎮子都能聞到酒香。他們說,戰士們從軍閥那里學會用布綁腿包扎腿腳。這有助于防止茅草和帶刺的植物劃破和割傷腿腳。
  除了戰斗受傷和潰瘍性膿腫以外,也有因夜行軍跌倒和絆倒而受傷的。人和馬都困倦,一邊走路就睡著了。
  (【美】夏洛特?索爾茲佰里著,1986年版)

  李德長征過茅臺鎮
  他們在茅臺時還有一件趣事可以須筆寫出,就是找到一家永遠不會忘記的釀酒作坊“成義老燒房”。這是一座闊綽的西式房子,里面擺著百余口大壇,每口可接二十擔水,壇內都裝滿了異香撲鼻的真正茅臺美酒。開始發現這酒坊的士兵,以為“滄浪之水可以洗濯我足”,及酒池生浪,異香四溢,方知為酒。事為軍(事)顧問李德所聞,(李德素嗜酒)即偕數人同往酒坊,一嘗名聞環球的茅臺美酒。他們擇其中最久遠的一壇,痛飲了一場,至于醉,才相扶而出。(李德原名奧托?布勞恩,德國慕尼黑人。1932年春被派來華,任紅軍共產國際軍事顧問)
  原載:趙文華,《二萬五千里長征記》,大眾出版社1937年版

  茅臺酒《長征詩草》李志明長征途中作中國青年出版社1957年版
  沒有月亮沒有星,踏過沙河爬過山嶺,公雞啼叫天發亮,紅軍走過茅臺鎮。
  眼發花來頭發暈,人在夢里夜行軍,想喝一口茅臺酒,解解疲勞爽爽心。
  茅臺酒呀噴噴香,一瓶一瓶擺在窗臺上,看著酒瓶心里癢,不敢走近窗臺旁。
  情愿喝喝涼水清清口,不要為了喝酒失人心,人心有錢也難買,人民的利益記在心。
  (長征時任紅三軍團教導營政治委員)

  《莫文驊詩詞選》書目文獻出版社1985年7月。
                                憶茅臺
                                  一
  橋上健兒猛進,軍后強敵急追。神速靈巧繞一回,殲我心機白費。
                                  二
  天空鐵鳥下蛋(彈),地面塵土紛飛。解除警報敬一杯,品嘗茅臺香味。
                                  三
  三日護橋驚險,晴天只盼夕暉。和衣含笑三分醉,來日行軍早睡。
  (作者注:一九三五年長征中,中央紅軍上級干部隊奉命守茅臺鎮浮橋,讓主力部隊通過。每天敵機轟炸掃射,甚是危險。回憶往事,寫自由式詩補志之。1980年冬于北京)。(莫文驊,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將,長征時任紅八軍團政治部宣傳部長)

    本文共分 1 頁    
上一篇: 海外購藏藝術品別成了國內一游
下一篇: 王新衛率調研組到茅臺調研產業工會工作
相關新聞
·中國駐秘魯大使:把秘魯視作文化茅臺南美行的壓軸戲 [ 2019/4/15 ]
·茅臺酒山東市場今年怎么做?讀懂了這幾個核心詞你就明白了… [ 2019/4/15 ]
·“文化茅臺·多彩貴州‘一帶一路’行”阿根廷首個品鑒會隆重舉行! [ 2019/4/15 ]
·茅臺酒中的藝術品 藝術品中的茅臺酒 [ 2019/1/16 ]
·品質茅臺 [ 2018/5/10 ]
·葡萄酒的釀造工藝 [ 2018/3/10 ]
·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內容均注明出處,轉載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真實性。
茅臺資訊  
熱點文章   更多>>
·駐渝某集團軍軍長許勇少將一行來公...
·茅臺集團公司總法律顧問兼法律事務...
·中共貴州省委組織部、省國資委召開...
·“中國國畫大家”珍藏版貴州茅臺酒...
·省國資委主任韓先平到公司調研時要...
·成都軍區首長親切接見劉自力杜光義...
·茅臺重返巴拿馬萬國博覽會獲獎地 美...
·河南省副省長接見劉自力、杜光義
·湖南衛視采訪劉文平總經理(視頻)...
·茅臺集團公司黨委書記陳敏蒞臨公司...
推薦名家   更多>>
點擊查看星系
張飆
點擊查看星系
趙衛
點擊查看星系
紀連彬
點擊查看星系
盧禹舜
點擊查看星系
楊曉陽
點擊查看星系
劉大為
名家藏畫閣   更多>>
·《老漢》 - 喬玉川
·《高瞻遠矚》 - 蔡超
·黨的十八大主題詞 - 徐洪剛
·虛懷若谷 - 徐洪剛
·厚德載物 - 徐洪剛
·三國演義開篇 - 牛邁程
·琴心劍瞻 - 牛邁程
·登高壯觀天地間 - 牛邁程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書畫院簡介 | 恒豐酒文化 | 在線交流 | 誠聘英才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西安恒豐酒文化有限公司 All Rgith REservd.
地址:西安市朱雀大街132號陽陽國際廣場B座22-201 郵編:710061  陜ICP備07013305號
斯诺克之星